分类 "文字" 下的文章

  她们俩一个叫布丝,一个叫布西(原文Pouce直译为"拇指" 原文Poussy有”小猫之意),这是她们的小名,孩提时人们就是这么叫她们的。实际上,她们的真名是克利丝黛尔和克利丝德尔,知道她们真名的人不是很多。人们叫她们布丝和布西,是...

少年坐过的船上,落着白色的花瓣。 我不由得伸手把它捡了起来。 想不到,花瓣变成了羽毛。 是鸟的羽毛。 我仿佛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夏天的梦似的。 某座小镇里,有一位耳科医生。 在小小的诊疗所里,一天又一天地瞧着人们的耳朵。 因为是一位医术...

  一 城父     城父,这座在方城外新建筑的边城,三年来无人过问,自己也仿佛失却了重心,无时不在空中飘浮着,不论走出哪一方向的城门,放眼望去,只是黄色的平原,无边无际,从远方传不来一点消息。天天早晨醒来,横在人人心头的,总是那两件...

“当我离开摇篮,世界已经变得面目全非。”大约在两百多年前,当夏多布里昂回到布列塔尼故乡时,曾经这样感慨。因为作家再也寻找不到“儿时的圣马洛了”,小时候曾在船舶的缆索间玩耍,现在港内看不到船了,而自己出生时的公馆也已经变成了旅店。作为一...

  我手里捏着一张休学申请书朝教务处走着。    我要求休学一年。我写了一张要求休学的申请书。我在把书面申请交给班主任的同时,又口头申述了休学的因由,发觉口头申述因为穷而休学的理由比书面申述更加难堪。好在班主任对我口头和书面申述的同一...